安徽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574期(2017年6月30日) - 第02版:第02版      语音播报
 

高树榕: 载入 “史册” 的翻译家





  高树榕先生是我校文学院退休教师,现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翻译家协会会员。尽管已八十四岁高龄,但眼前的这位老人却依旧神采奕奕,和蔼可亲,迎我们走进家中。在不太宽敞的客厅里摆放了两张桌子,靠墙的书桌上书本堆得半米高,地上整齐堆放的报纸挤着书桌,占据了客厅的一角。老教授从书柜里拿出几本自己珍藏的译著,书角有很多褶皱和标记,已经掉了大半,给手上指纹早已磨平的高老师翻页带来很大麻烦。老先生翻开其中一本 《四朝代》,回忆起自己的三十八年的教学和学术生涯。
    东方语言的“特使”
    高老师出生于山东省菏泽市的一个书香世家,父亲是一名中学教师在读书才可以改变命运的时代洪流里,他对知识无限渴求,在中学时代他就有了雄心壮志,一是有朝一日成为文学家,二是考上北大,然后,再进入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深造。年少时就表现出较高的文学天赋,受到初中语文老师的影响,高老师开始爱好文学,见了文学书,往往开夜车一口气把它读完。读多了,便想自己动手写写,于是与6位同学一起创办了“七星文学壁报社”,表达他们对文学的热爱。皇天不负有心人,1953年夏天,高老师接到了北京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少年时代亲眼目睹日本对中国残暴的侵略,原本希望“师夷长技”精学日语后报效祖国,但在东语系系主任季羡林等老师“争做国际和平斗士”的建议下,高老师改选泰语专业,成为北大东方语言文学系泰语专业首批正式招收的五名学生之一。在学习泰语之余,高老师对语言文学产生很大兴趣,利用北大这个平台,他饱览古今中外的文学名著,为后来的文学教学和翻译创作工作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选择了泰语这条路,泰文逐渐成为高老师生活里的不可分割的一部分。大学期间,他孜孜不倦地研习泰国语言文化。外交离不开翻译和文化传播,高老师实现了当初的承诺,在中泰两国的文化交流史上搭起了一座桥梁。1978年,收到他的大学同学云昌侬、龚云宝教授的邀请,前往广州外语学院,参加新中国第一部 《泰汉词典》 的编辑工作。从1957年毕业,已经20年没有接触泰语的高老师利用一切可用的时间努力复习泰文。这时他认识了广西民族学院的房英老师,她鼓励高老师搞文学翻译。于是高老师在贤妻的支持下,利用教学空闲和寒暑假与房英合译著名政治家、曾担任过泰国总理克立?巴英所著的长篇历史小说 《四朝代》 (上下册)。该书于1985年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1995 年再版。这部反映泰国上层社会真实生动、绚丽多彩的巨幅历史画卷铺现在国人面前,成为中泰文化交流史上的一座丰碑。作品先后荣获安徽省1978至1985年度优秀社会科学成果二等奖、芜湖市1985至1989年度文艺创作优秀奖等。
  在繁重的教学之余,高老师翻译泰国文学作品的工作一直继续,先后出版的有获得1995年亚洲最佳文学奖的 《曼谷生死缘》(中国工人出版社出版),《泰国民间故事——槟榔花女》 和 《克隆人》(均由上海译文出版社出版)等,为了译好文学作品,高老师经历的艰辛只有他自己知道。2002年,在翻译 《克隆人》 这本书时,每每译到精彩之处他便难以自拔、彻夜工作,积劳成疾,曾在八个月内因冠心病复发而两度住进医院。《中国东方翻译史》 这本书曾这样评价他,“高树榕、房英近30年来,克服种种困难,把一部部优秀的泰国文学作品介绍到中国……他们为泰国文学翻译作出了极大的贡献!”由于他翻译的 《四朝代》 影响较大,所以,在 《中泰关系史》 中,对高树榕、房英译的 《四朝代》 作了肯定的评论:“把这一部当今泰国文学界中很有影响的作品介绍给中国读者,无疑是两国文化交流史上一件很有意义的工作”。此外,在《中国翻译通史》、《中国20世纪外国文学翻译史》 一书中也都有提及。
    诲人不倦的“红烛”
    对高老师来说,翻译外来作品是一种精神修炼,教师才是他毕生追求的事业。1958年4月,北大毕业的高老师因为适逢国家军事战略指导思想的调整,被下放到安徽芜湖地区干部学校做老师,但他相信,“是金子总会发光,在哪里都可以干出一番事业。”初登讲台,高老师笑称自己连讲义都不知道如何准备,更不懂如何上好课。为此,他曾去图书馆找寻相关教学资料,请教同行,而且每节课前要花几倍的时间去编写课堂笔记,做到课前胸有成竹。功夫不负有心人,不久,他的努力和教学受到学校广大师生的充分肯定和好评。也由于此,同年8月,芜湖师范专科学校成立,高老师调往师专,成为第五个加盟的老师。由于学校缺乏现代汉语老师,高老师毅然放弃11月份去南京大学进修的机会,留下来开设现代汉语这门课。这一留就是37年,躬耕讲坛37载,高老师还利用自己的专业特长教授外国文学、当代文学等课程。他以治学严谨、教授有方深受学生欢迎,把最前沿的学科动态熔铸到教案中,把自己的研究心得传授给学生。“我上课从来不带讲义,上课前都会把备课内容内化为自己的,课堂才会有激情,才能打动学生。”他自豪笃定地说。高老师还注重激发同学们课下的创作热情,他指导创办芜湖师专第一个学生社团、江城高校的第一个文学团体——天门山文学社(现发展成为红叶文学社),并出版诗文集 《天门山麓》。1983年夏,《天门山麓》 以师专唯一的展品亮相安徽省首届大学生科技展览会,受到好评。近四十年的教龄,四十届的桃李芬芳,高老师带出的一批又一批的学子活跃在各条战线上,成为业界翘楚。
    知行合一的“榕树”
    高树榕原名高树荣,在他眼中,“荣华富贵不是我的追求,我更愿意过陶渊明口中 ‘采菊东篱下,悠然见南山’ 的生活。”在领取高中毕业证书填写资料时,“高树榕”三个字开始成为他身份的代名词。从师的四十年里,如同榕树扎根大地,葱郁繁茂,默默奉献,为他人遮荫,高老先生投身教育事业,为人师表,教书育人,孜孜不倦。
    对于生活和工作的态度,高老师说,“要么不做,要做就要做到最好。”他回忆,在他读高三那年,大哥在菏泽市文化馆负责有线广播播放,一直是个细心的人,而因为一时的失误,拨错了频道,恰逢中央领导视察工作,在政治极为敏感的年代,一个小失误上升为严肃的政治问题。家庭生活失去保障,年少的高老师只能通过学校资助完成学业。经历此事,面对生活,高老师慎思谨行,对待工作,任何时刻都力求做到完美。在翻译生涯中,虽然遇到很多艰难困苦,他都迎难而上,勤耕细琢,译著受到广泛好评。
    在不断研读众多国内外文学作品中,对高老师影响最深的就是现代翻译家傅雷,傅先生对工作极端认真、为人坦荡刚毅的品质影响着高老先生的做人做事。他还谈到,“工作中不仅需要认真的态度,更需要信仰和抱负,因为目睹了战争带来的摧残,所以我希望学习外语可以促进世界和平,其他任何职业都是,有理想才可能有所成就。”高老先生满是褶皱的脸下是波澜不惊的人生阅历,他用实际行动坚守着当初的选择与信仰。
    人如不苦练,焉能艺精深?高老师一生潜心钻研,三千汉字中最爱“榕树”二字,“历经多少沧桑事,依旧悠擎头顶天”。
                                                                                                            (校记者团 方雅致 朱方雨 周云云)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高树榕: 载入 “史册” 的翻译家 本文包含图片
· 蔡志鹏:努力是青春最好的代言
· 苏轼的坚守与旷达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