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574期(2017年6月30日) - 第02版:第02版      语音播报
 

苏轼的坚守与旷达


  知道苏轼的人大概都知道他的旷达哲学,甚至对他这套人生哲学很欣赏。的确,这种人生哲学能让人过上一种诗意的生活,它之为人欣赏并不令人意外。但我们也要看到,苏轼之所以提出这套人生哲学,是因为他一生经历了太多的苦难,不得不用这套哲学来帮助他度过人生的苦难。旷达哲学是苏轼用来消解人生苦难给心灵带来的冲击,尽可能让他清风明月地度完一生。更为重要的是,旷达并非苏轼人生哲学的全部,在旷达的同时,苏轼也不乏坚守的一面。只有把坚守和旷达结合在一起,才能真正理解苏轼的旷达,才能全面把握苏轼的人生哲学。我们不妨通过苏轼的词来看看苏轼的坚守与旷达。
  首先,苏轼的坚守表现在那些深情、热情的作品中。人生的苦难固然可以用旷达的态度来面对,免得自己被苦难压倒、压垮,但人生不是所有的东西都需要用旷达的态度来处理,特别是那些有价值的东西,更不能旷达视之,比如爱情、亲情、友情,以及对国家的责任、对百姓的关心等。苏轼有一首著名的悼亡词《江城子》 就不是旷达的作品,而是表达了一种“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的深情。在这首表达夫妻之情的作品中,作者对亡妻王弗不仅念念不忘,而且诉诸梦寐,以求相逢,不料“相顾无言,唯有泪千行”,最终只落得“年年肠断”。全词象是用锐利的刀深深地刻出来的,一层深过一层,到最后就是给人一种特别心痛的感受。可见这首词一点都不旷达,作者也不想旷达,而是借助思念和梦寐获得一点人间温暖,以对抗自己在人世间“尘满面,鬓如霜”、“无处话凄凉”的辛酸。作者写这些,虽然让他陷入到人生的更大悲凉中,但他不想忘却,不想回避,因为这悲凉中有他对亡妻的无限思念,如果拒绝人生的悲凉,就连这种思念的温暖也没有了,人生就更加的不幸。可见,夫妻之间的深情对作者的重要性(哪怕夫妻之间有着生死之隔),有了它,人生就还有继续存在的价值——这样的深情,怎能用旷达的态度来化解呢?与《江城子》 悼亡词创作时间接近的 《江城子?密州出猎》 写得很豪放,同样体现出一种坚守——政治热情的坚守。作者在词中塑造了一个满怀豪情壮志、跃跃欲试渴望赴边杀敌的抒情主人公形象,这个形象跟苏轼在很多词中塑造出来的旷达形象大为不同,说明苏轼并非时时刻刻都在讲旷达,也不是对任何事物都采取旷达的态度。“持节云中,何日遣冯唐。会挽雕弓如满月,西北望,射天狼。”直接抒发报效国家的豪情壮志,爱国情感可 谓 喷 涌 而出。毫 无 疑问,对边疆形势的关注,对国家安危的担忧,最终化为词人的政治热情,这些情感作者不会放弃,而是一直在坚持。
  其次,苏轼的坚守也表现在那些旷达的作品中。《水调歌头》 中秋词可谓历代中秋词中最有名的作品,也是颇能代表苏轼旷达风格的词作。作者在词的上片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这是他面临的第一个人生矛盾:是回到天上还是留在人间,作者颇费踌躇。这个矛盾这在某种程度上也是作者人生困境的一种象征:想退避,又想进取,人生该如何取舍?作者最终选择的是留在人间,意味着他对人生不想采取退避的态度。但接下来又面临新的矛盾,即词的下片提及的人生悲欢离合,具体地说,就是留在人间,他要忍受与弟弟的长期离别。但作者想到“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这是从更广阔的背景来看待自己的悲欢离合,从而获得某种心理平衡和心理安慰。无论面对什么人生矛盾,作者都能想得通,体现出一种旷达的情怀。但即使是这样的作品,也不乏坚守的一面——对人间的留恋和对兄弟情意的珍惜。作者并没有因为旷达,就放弃这些值得留恋的东西。他是用旷达来化解人生的矛盾,用坚守来肯定人生中有价值的东西,在某种程度上,我们甚至可以说它“旷达仅为其表,坚毅才是其里”(莫砺锋 《诗意人生》)。《念奴娇?赤壁怀古》 可能比 《水调歌头》 中秋词写得更旷达一些,“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甚至在旷达中透露出一丝悲凉,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真正淡化作者事业无成的悲哀。但即使是这么旷达的作品,也没有写得一片虚无。无论是“乱石穿空,惊涛拍岸,卷起千堆雪”的山水描写,还是“遥想公瑾当年,小乔初嫁了,雄姿英发。羽扇纶巾,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的历史想象,都写得让人热血沸腾,这说明作者走向旷达之前,内心里并非没有人生热情。读 《念奴娇?赤壁怀古》,我们一定能感受到作者内心的挣扎,感受到他的情感和江水一样汹涌澎湃,甚至感受到他在热泪盈眶,这是因为作者在旷达的同时,未必真的相信人生如梦,而是分明感受到了人生中有些东西不能随便放弃。苏轼忍不住赞叹“江山如画,一时多少豪杰”,说明他执着的不是旷达,而是人生应该有所作为。所以当他说“人生如梦,一樽还酹江月”的时候,我们不仅感受到人生的悲凉,也忍不住叹息——人生本不该如梦!
  通过以上分析,我们不难看出:对苏轼而言,旷达是无奈之举(如果苏轼一生顺利,他坚持的只会是积极进取的人生哲学)。也就是说,苦难是旷达哲学产生的前提,没有人生的苦难也就没必要提出旷达哲学。只有在淡化人生苦难的情况下,旷达才能显示出它的积极意义,但它缺乏进取精神,因而有一定的消极性。毕竟,人的一生,名利心可以无,但是非心、进取心不可少。人生不能只有旷达,还需要有坚守。名利得失可以旷达视之,是非、进取则要尽可能坚守。(文学院 叶帮义)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高树榕: 载入 “史册” 的翻译家 本文包含图片
· 蔡志鹏:努力是青春最好的代言
· 苏轼的坚守与旷达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