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574期(2017年6月30日)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赞 歌





    又到六月六号这个日子了。
    自从上了大学之后,在心里就和高三就划了一个楚河汉界,日子过的悠闲也好繁忙也罢,都没有了高三的感觉,逝去的日子像是被隔离了一般,蒙了一层浓浓的重雾,只是偶尔会挣扎着刺透出来几束黄灯。
    去年六月六日的时候,我们集体搬到了艺术楼,教学楼要被布置成考场了。搬走的那一天,我们里里外外好好地把教室打扫了一遍。黑板上的倒计时一直是我在更改,清理教室时,拿着板擦的手在那里顿了一顿,忽然想起早上改完倒计时后同桌问我的话,“你还记得我们 ‘120 天’ 的时候吗?”她眼睛一直盯着那个孤零零的数字,在我心里似乎有一把小刀子,一刀一刀地剜着。班主任在我背后说:“那个是要擦掉的。”我看住她说“我还没改到零天。”班主任没作声。我转过身去,轻轻地把“1”擦掉,又添上了“0”。看了它一眼,“距高考还有 0 天”,没有错,然后拿起黑板擦从上到下狠狠地抹了一下。
    这个学校管得一直很严,我骂了它三年。临近高考仍不给放假,挪个窝继续 上 自 习。班 主 任 一 直 陪 在 我 们 身边。我们在艺术楼教室里翻着书,翻着卷子,她搬了个小板凳坐到后门门口,笔总不停歇地写着什么。我没能看下去书。高二没结束就再也没来过这栋艺术楼了。音乐、美术这样的课,在这所学校里是会随时、及时并不按时地被停掉的。我望着灰蒙蒙的窗外,用鞋子摩擦着不知比教室光滑多少倍的地板。
    下午两节课结束后要去参观考场。文科生在三中考,理科生在这一中考。我心里暗暗庆幸。班主任在第二节课时,一直叮嘱着我们路上要当心,一遍,又说一遍,然后在讲台上站了许久。我是被一阵抽泣声惊扰抬起头的。她红着眼圈哽咽着,“这是我最后一次唠叨你们了,总想着跟你们多说点儿,再多说点儿,可我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我给你们每个人写了一封信,5 月19 号开始写,事情太多,拖拖拉拉直到今天……”
    我拿着那一封不长不短的信,心头有似千斤重的东西一直压着。恍恍惚惚间,岁月交叠转换,我又回到了懵懵懂懂的高一。远远地她向我走来,我伸直胳膊向她招手,她哗啦一下在脸上开出好大一朵花来。分班时她问我:“你愿意来我们班吗?”我说:“当然愿意,莲姐。”她又说:“我怕你现在觉得我好,当了你老班后就会开始讨厌我。”我扭捏着:“不会的,莲姐!”我以为我会一直喜欢她,但是我错了。上高二时,在学习、家庭和感情的压抑下,我越来越抵抗外部世界,这个世界,也包括她。
    去三中参观考场分布情况,一路上走过了许许多多熟悉的面孔,我避免着和他们目光的交汇,人是要各自飞翔的,有时连交掌都不能够。我走过他们,就像走过我十二年的时光,那个幼稚的过去,不成熟的现在,模糊的未来,在沙沙的风声中,霎时在这里交汇了。
    走走停停,在来时的路上。
    又一次踏入了一中。在上楼的时候,听到了钢琴声,冰凉的纹理在曲中蔓延凝结。循着琴声走过去,悄悄开了琴房的门,我一个小学朋友坐在钢琴旁,一个音符是一片雪落的声音。我从未联系过他,也从没跟他说过话,但那一刻,我们是明白对方的。我拿起一本乐理书坐到了他的身边,《For Elise》 的曲调直到今天都在我脑海中回响。
    我以为我会一直讨厌这所学校,但是我错了。当我那晚带着耳机,听着《Forest Hymn》 沉沉地睡去时,我已经和它握手言和了。
  (2016级汉语言文学师范 吕序达)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几罐牛奶 本文包含图片
· 回家 本文包含图片
· 赞 歌 本文包含图片
· 反腐在行动
· 大 红 旗 赋 本文包含图片
· 一个人也可以走很久很远的路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