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575期(2017年9月30日)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01

打完开水经过楼下的时候,看到一对新生父母正在楼下向管理员阿姨打听新学校的环境和一些生活场所的地点。
然后,我就想起了他。
02
两年前的9月7号是他送我过来的。
那天的一切,我都记得特别清楚。
他从浙江连夜赶到蚌埠,而我则被姑姑送到蚌埠汽车站,我们约好了一早在那里见面。他当时给我发了一条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短信,他说,如果你到的时候我还没有到,你就在那等着我,千万别跟别人说话呀。
忘了说,那年我已经20岁了。
03
我们是中午到的安师大,匆匆忙忙报了名,领了被褥和寝室钥匙,就来了这个我要待4年的518寝室。
那天中午我带他去食堂吃饭,他点了一份酸菜拉面。6块钱,是菜单上最便宜的那一份。
他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个学校,就乘着当天晚上的火车回去了。
我只把他送到西门,他一直在说,你快回去,快回去吧,回去洗洗早点休息,今天也累了。
后来,奶奶跟我说,其实他那天一个人在回去的路上一直偷偷抹眼泪,他觉得把我一个女孩子扔在那个陌生的城市特别的不放心。
而这件事,他从来没跟我提过。
04
我从来没有见过他流眼泪,不过,他的拳头,我倒是见过太多次。
我就是传说中那个棍棒底下长大的孩子,确切的说,我该是那个巴掌打大的孩子。
我怕他,一直到现在都害怕,怕他凶凶的眼神,仿佛下一秒他的巴掌就会出现在我的脸上,虽然他已经很多年没有再打我了。
我曾经很恨他,恨他总是冲动然后不分对错的打我,恨他脾气太差总会和我妈动手,恨他太自私让
我一天又一天的活在恐惧里。
后来呢?不记得了,不记得他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做一个好丈夫、好父亲的。

只记得他会在大暑天的午后,猛地从床上爬起来,嘴里咕囔着,不行,不能睡,我得出去找生意去;只记得他身上的衣服穿了一年又一年,却在每一次我去看他的暑假带我去买昂贵的衣服和鞋子;只记得他在很生气的时候就自己跑到车里静静地抽支烟,看我来了,立马不露痕迹的打开车窗熄了烟,再也不会动手打我了;只记得他开始竭力维护这个家的安逸与和平,开始跟所有人讲道理,再也不会由着性子来,一言不合就动手。

05
  他其实很土,他不关注新闻,不知道钓鱼岛对于中国到底有什么意义,手机里那么多的APP,他就只会用微信; 他其实很笨, 他到现在都还没有学会在网上订票,一切涉及现代化科技的东西,他都没办法熟练的运用; 他其实很俗,他每一天的时间分配就只有挣钱和数钱,他只会挣些辛苦钱,然后算计着这些钱能给这个家带来些什么;他其实很爱面子,凡是我从学校拿回去让家长签字的单子,他都会在另外一张纸上反复练上好几遍,直到自己满意了,才会动笔签下他的名字;他其实还是很冲动,我清楚地记得那天晚上他跟一个醉汉打架,被关进去一整夜,直到第二天下午才回来。那是我第一次如此迫切的渴望权力和金钱,渴望自己快点强大,可以不要再让他一个人苦苦地支撑这个家。

其实我很爱他,因为他足够善良,足够孝顺、足够有责任感;因为他为这个家付出了太多。

06
  因为他是我父亲。

15级汉语言文学(非师范)李娟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坚守清贫 矢志不渝 本文包含图片
· 雨秋赋 本文包含图片
· 码头 本文包含图片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 ☆ 半 梦 半 醒 的 世 界 ☆ 本文包含图片
· 风 雨 兼 程 无 畏 远 方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