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师范大学校报电子版 - 第576期(2017年10月31日) - 第04版:第04版      语音播报
 

偏见





  采薇已经十六岁,村里头这个年纪的姑娘都忙着赶嫁妆了。她坐在雕花窗下,看檐角那场绵长得没有尽头的春雨,快把她的心缠乱了。磨损了一角的桌上平摊着一封皱巴巴的信,采薇转头望了一眼,轻叹了一口气。不知道这雨还要下到什么时候,采薇又想到上次赶集的事儿了,还有,那个多情的白面少爷。
  “卖包子喽!热腾腾的刚出锅的包子喽!”一个短小精悍的小贩,腰间系着与其不称的白围裙,黝黑的脸上绽放着极为灿烂的笑容,站在集市的最边角使劲地冲满街的行人吆喝着,然而门可罗雀。采薇一眼望去,有捏糖面儿的、卖胭脂花布的、各种小孩耍的玩意儿、卖酥花糕的……数也数不清呢!采薇好不容易进一次城,心心念念着想要买匹漂亮的花布做身新衣裳,她将衣角向下扯了扯,用手摸了两把大辫子,笑呵呵地走向了卖花布的小摊。卖花布的商贩穿的是长衫,身材高大,年纪比较大,待人都是笑笑的,这一带摆摊的就数他最得人心,别的小贩总会自觉地让出一块适宜叫卖的空地,以便来得较晚的他摆放东西。这儿的姑娘们很多,采薇挤不进去,一跺脚,撅着涂了胭红的小嘴表示不满。眼看着太阳越来越往头顶跑,采薇摸了摸放在钱袋里的铜板,不甘心地走了。算了,去那个茶馆坐坐。
  通往茶馆还是有一段路的,靠着城跟本是一块官地,有一条细路,歪歪斜斜的,是贪走便道的人踏出来的,正好成了一种自然的界限。茶馆比较靠近城门。采薇很喜欢这间茶馆。茶馆装潢简约,古朴而雅致,有被岁月洗礼的镂空门窗,被过客打磨光亮的木质桌椅。壁上斜挂几幅字画,有一幅字特别漂亮,写的是“好茶”,落款人是城里有钱人家的少爷,叫秦海明。采薇一看见脸就烧得厉害,心砰砰跳,乱乱的。秦海明和采薇也是老相识了,他们从孩提时代就认识,采薇一直记得第一次见到秦海明也是在这个茶馆,那时候她瞅见一个瓷娃娃般的小孩,忍不住亲了一口,谁知他一张白净的脸腾的一下就红了半边。当时还骂了她不要脸呢!采薇想着想着,又笑出了声。
  “丫头笑什么呢!”只见一位英俊的白面少年坐在了采薇对面,采薇欣喜地抬起头,虎着一张俏脸:“你小子来了没给姐姐带好吃的?”秦海明不自觉笑:“采薇,你怎么还是老样子!带了带了,你爱吃的桂花糕哦。”采薇不知怎么就愣了一下,她想到娘嘱咐她不要再与秦海明接触的话,她想到秦夫人冷着脸用鼻孔看她的表情,她想到阿才在她生病时大晚上从家里偷了一篮子鸡蛋给她时的感动,她心里明白,是的,她心里是一面明镜嘞。
  “唉!”采薇站了起来,又长舒了一口气,走到木桌旁拿起那封信,信上小篆体的字很秀气,写的是“秋望佳人,目送楼头千里雁;早行远客,梦惊枕上五更鸡。”这是秦海明给的信。采薇明白他的意思,可有太多顾忌,她不敢越过楚河汉界中间这条线。世俗眼光,太可怕。这封信采薇不知揉过多少次了,反反复复不知读了多少遍,每每想扔掉或烧掉又很舍不得。
  “采薇采薇,过来!”窗子外面传来一声叫唤。又是阿才吧。采薇边想边走向了窗前,向外探望,不耐烦地说:“阿才,你来干什么?”“采薇,我看你许久不曾出门,这不是担心你吗?我来看看你。喏,给你带的。”阿才将一个包袱举了起来,满眼的期待。采薇看他衣服湿了,头发软软地搭在脑袋上,憨厚地傻笑着。“笑啥笑!”采薇别过脸接了包袱,“这什么啊?”打开一看,是一件新衣裳。她皱了一下眉头:“阿才,哪弄的衣裳,给我干嘛啊?”采薇一把又塞进来麻布里,“我不要,你拿回去!”阿才的笑容凝固了,急忙接住采薇丢下的包裹,不知是雨水打在了眼眶,阿才总觉得鼻头一酸,是两行热泪吗?采薇是村里最好看的女孩,阿才第一眼就中意她了,刚好家离得也近,阿才天天都能见到采薇。阿才最开心的就是看见采薇笑了,很惊艳的那种。阿才呆呆地望着采薇:“采薇,你不是一直都想要一身新衣裳吗?”一张苦瓜脸皱成了一团,快拧出水了。
  采薇转身就走了:“你回去吧,淋雨着凉了我娘又该怪我了。不用来看我,我很好。”不是采薇狠心,她不讨厌阿才,阿才是真的对她好,娘也希望阿才能成为她的归宿,可她不喜欢啊,她觉得阿才没有秦海明优秀,她一见秦海明心就跳得快了,看见土头土脸的阿才只当他是哥哥。
  “嗯,好,采薇没事就罢,我走了。”阿才不舍地一步三回他,张望着,始终没瞧见采薇看他一眼。总觉得,有些空落落的。
  秦夫人不喜欢采薇,她觉得采薇配不上她儿子,一个乡下丫头,土里土气的,又是穷人家的孩子,儿子娶了她,什么好处也没有,还拉了一帮穷亲戚。采薇虽然乖巧,模样也端正,可到底比不上城里大家闺秀强啊。采薇心里有个梗,差距太大,偏见颇多。是了,这是偏见,她偏爱秦海明,所以内心抗拒阿才,秦夫人偏爱财富地位,所以不肯接受采薇,娘偏爱阿才,所以不愿了解秦海明 ……雨还是悠悠地下着,然而天已经黑了。淅淅沥沥的雨声叩打着采薇地心弦,采薇卧在床上,盯着窗外黑漆漆的天空。黑夜里有一丝无奈、一种似有似无的光路。有时,仿佛看见那光路像条长蛇,蜿蜒地向她奔来。她等着等着,看着临近,忽然又消失了,依旧是一片黑暗。
  那就等明天吧,采薇想着,就合上眼了。
  2016级新闻学 钱帆帆

特别推荐:

您若代理推广下列互联网云产品,您将会获得意外惊喜,赶紧点击联系我们吧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异乡人忆乡 本文包含图片
· 诗三首 本文包含图片
· 一川烟草,满城风絮,梅子黄时雨 本文包含图片
· 图片新闻 本文包含图片
· 读 《氓》随笔有感
· 起风了 本文包含图片
· 偏见 本文包含图片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