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师范大学电子版 - 第579期(2018年3月31日) - 第03版:第03版      语音播报
 

关于“文本细读”

作者:叶帮义


  20世纪20年代,英美的文学批评界诞生了一个新的流派------新批评派。这个流派提倡“文本细读”,在文学批评界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以至于传到中国以后,受到不少人的好评,虽然也有一些人对其多有批评。应当承认,新批评派提倡“文本细读”是有道理的,这一点只要将它与“知人论世”这样的理解方式加以比较就可以看出来。
  普通读者在阅读文学作品的时候,喜欢将作品与作者、时代联系起来,这也是多数读者觉得很有效的一种理解方式,中国古人提出的“知人论世”就善于这种方式。但“知人论世”的理解方式无疑是有欠缺的:一是有些作品具有远超作者本意的丰富内涵,局限于作者的创作意图和时代背景来理解作品,很可能认识不到作品超越时代的价值。二是它依赖读者对作者和时代的了解,一旦读者不了解或了解不多,一旦作品的作者或者时代无法确定,几乎对作品就束手无策了。但即使是知道了作者和时代,我们也未必能真正理解作品,这是因为关于作者和时代的背景知识是无限的,到底哪些对我们理解作品有帮助,常常是众说纷纭,众说之中常常出现误解、曲解。比如有人说朱自清 《荷塘月色》 反应了大革命时期知识分子的苦闷心情,这就是把作品与时代联系起来的理解方式。但这种理解存在不少问题:首先,当时的时代背景是否仅仅是大革命,还有无其他时代背景;其次,作者跟时代背景是什么关系,他是否关注大革命,大革命对他是否有影响;再次,作品本身是否能证明其与大革命之间的关系。对这些问题加以仔细思考,我们就不难发现,将 《荷塘月色》 与大革命(尤其是1927年的反革命政变)生硬联系,是不利于正确解读作品的,要正确理解作品还是要回到作品本身。这个例子说明用“知人论世”的方法解读作品有一定的局限性,这种局限性不仅体现在有时我们无法知道作者和时代,也体现在即使知道作者和时代,我们也可能不知道作品跟哪个(些)时代背景之间存在直接的、必然的联系。这个时候,提倡“文本细读”就显得很有必要了。
  新批评派提倡的“文本细读”,拒绝研究作品之外的作家、时代、社会、历史等外部要素,认为这些东西对文本研究造成干扰。它唯一关注的就是作品本身——关注作品的语言、修辞等属于作品自身的要素。它认为细读能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作品,哪怕是那些晦涩难懂的作品,也能够在对作者和时代背景所知甚少的情况下,通过文本的细读加以深刻地解读。这种理论自信不完全是夸张,而是有其理论依据的。虽然作品总是作者在一定的时代条件下创造出来的,但作品一旦完成,就获得了相对独立性——可以独立于作者和时代,供读者阅读和欣赏,读者完全可以不关注作者和时代地进行阅读。我们不妨以李商隐的《无题》 为例来加以说明。
  李商隐的 《无题》 向称难解,清代著名诗人王士祯在 《论诗绝句》 中就感慨地说:“一篇 《锦瑟》 解人难。”梁启超在 《中国韵文里头所表现的情感》 一文中也说李商隐的 《锦瑟》 等诗,“讲的什么事,我理会不着。拆开一句一句叫我解释,我连文义也解不出来”。难解的原因固然跟本诗无法确切地编年有关,但这不是最主要的原因。因为这首诗的作者和他所处的时代背景基本是清晰的,按照“知人论世”的原则似乎是能加以解读的,但对这首诗的理解至今仍然是众说纷纭,人们仍然觉得它有点晦涩难懂。个中原因,还是要从作品本身来找。著名作家王蒙曾把这首诗的语言全部打乱,重新加以组合,不增一字地将其变成了另一首诗和另一首词。诗曰:“锦瑟蝴蝶已惘然,无端珠玉成华弦。庄生追忆春心泪,望帝迷托晓梦烟。日有一弦生一柱,当时沧海五十年。月明可待蓝田暖,只是此情思杜鹃。”词曰:“杜鹃、明月、蝴蝶,成无端惘然追忆。日暖蓝田晓梦,春心迷。沧海生烟玉。托此情,思锦瑟,可待庄生望帝。当时一弦一柱,五十弦,只是有珠泪,华年已。”重新组合后的诗词,虽然比不上原诗那么有味道,但情调未变,仍具有可读性。我们可以从王蒙的重组见出本诗的语言不注重逻辑性和连贯性,而这正是本诗让人费解的重要原因。相对于李白、杜甫、白居易等人注重逻辑联系的诗歌语言而言,李商隐的诗更注重探索语言的潜能,即不依靠逻辑也能表达出丰富的情思(不仅上下文之间的逻辑不清晰,就是句子内部的逻辑关系也不够明确)。不从这个角度来理解,我们可能很难解释本诗让人费解的原因,也很难揭示出李商隐诗歌在艺术上的特色所在(追求纯诗性)。虽然王蒙的解读并未冠以“文本细读”的名号,但我们可以将其视为“文本细读”的示范,并从中看出“文本细读”的确有“知人论世”等传统理解方式所没有的优势(也就是说,本诗难解的原因不能归于作者和时代)。
  “文本细读”的特色和优势在于解读作品的时候能摆脱对作者和时代的依赖,但其缺陷也在于此。要切实理解作品,我们固然要重视作品本身,但也不能切断作品与外部世界的联系,这是因为作品自身就存在着与外部世界密切相关的要素,如语言和意象。如果因为要切断作品与外部世界的联系,就把作品的语言、意象与传统之间的联系也加以切断,对作品的误解可能难以避免,有些作品甚至让我们觉得难解,至少是理解得不够透彻。比如张若虚的 《春江花月夜》 中的两句诗:“鸿雁长飞光不度,鱼龙潜跃水成文。”表面上看,这两句诗写月光普照,大雁再怎么善飞也飞不出月光的世界,连水底的鱼龙也被月光吸引而跃出水面。但仅仅这样来理解还不够,因为这两句诗的上下文是抒写游子思妇的离别相思,此处如果只是单纯写景,未免使前后文的文意中断。但我们读的时候并没有有文意中断之感,这就说明这两句诗在写景的同时也在抒情,而且抒的就是游子思妇的相思之情。这从哪里看得出来呢?原来,这两句诗上句写雁,下句写鱼(鱼龙偏指鱼),用的是“鱼雁传书”的典故,而“鱼雁传书”的典故就跟离别相思有关,所以这两句诗在写月色的同时也在抒相思之情,既是写景也是抒情,情景交融,浑然一体。但若不明白其中的典故,我们未必能理解到这么丰富的意思,理解上下文的联系可能会觉得困难。另如王安石的 《泊船瓜洲》:“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有些读者可能会问:为什么作者一看到“春风又绿江南岸”,就产生了“明月何时照我还”的感情呢?这实际上也是用典。古典诗歌常常借芳草来表达思归的情绪,这个传统早在 《楚辞?招隐士》 中就出现了:“王孙游兮不归,春草生兮萋萋。”受 《楚辞》 影响,后世文人屡加化用,如王维 《山中送别》“春草年年绿,王孙归不归”、崔颢 《黄鹤楼》“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日暮乡关何处是,烟波江上使人愁”、白居易 《赋得古原草送别》“远芳侵古道,晴翠接荒城。又送王孙去,萋萋满别情”,都借芳草来写离别之意或者思归之情。明白了这个传统,我们就很容易理解“春风又绿江南岸,明月何时照我还”两句:“春风”句暗写了芳草,“还”正见思归之意,睹芳草而思归,对熟悉诗歌传统的王安石而言不是很自然吗?这两个例子都牵涉到典故,还没有与作者和时代直接产生联系,但要知道,典故既是作品的组成部分(因为它涉及作品的语言和意象),也是一种文化传统(在历史中逐渐形成的),它自然而然地将作品与历史结合起来。如果强行把作品与历史、传统等外部世界的联系切割开来,我们阅读作品的时候,不是会产生很多困惑吗?至于解释作品风格的成因或者比较不同时代作品的特色,更是不能离开作者和时代背景。比较一下杜甫的 《春望》 与孟浩然的 《春晓》:二诗都属于盛唐诗歌,都写春天,但差别很大,这个差别不仅要联系到作者,还要联系到作者所处的时代背景才能解释清楚。《春晓》 写于盛世,作者终身隐居自得其乐,所以写得轻松愉悦;《春望》 写在安史之乱当中,杜甫在乱中备尝艰辛,所以写得沉郁悲痛。从时代和作者的角度来解释二者的差异,是很有说服力的。不管是具体的时代背景,还是一定的文化传统,都是作品生成的背景,也是我们理解作品时无可回避的背景。背景当然不是作品本身,但缺少了背景,作品的生成与理解都是不可思议的。
  可见,提倡“文本细读”,不必完全抛开作者、时代等外部因素,完全可以将其结合起来,以帮助读者更好地理解作品——毕竟,相对于作者和时代而言,作品只具有相对的独立性,不具有绝对的独立性。作品天然地与作者和时代具有密切的关系。退一步说,即使我们在读作品的时候,暂时切断其与作者或时代的联系,但作品与文化传统的密切关系仍然无法切断,而这些传统是在历史中逐渐形成的,也同时存在于作者所处的那个时代,因而它既属于历史,也属于时代。要完全切断作品与时代之间的联系,何其难哉!
特别推荐:
欢迎您推荐真实有效用户试用以下任意产品,将奖励人民币200元,若推荐用户成为VIP用户,将再次奖励其费用的10%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4A ” 班级一苇以航——记2017年度全国高校...
· 为白岩松﹃两会﹄教育提案叫好
· 关于“文本细读”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