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徽师范大学电子版 - 第581期(2018年6月27日) - 第03版:第03版      语音播报
 

盛 唐 山 水 诗 与 ﹃ 盛 唐 气 象 ﹄

作者:叶 帮 义


  从表现“盛唐气象”的角度来看,山水诗几乎是和边塞诗同等重要的题材。可是,一提及盛唐的山水诗,很多人只想到王维、孟浩然等人的作品,觉得他们的诗作颇有“盛唐气象”。其实,盛唐诗坛有两种类型的山水诗,一种是王、孟等人的山水诗,强调客观刻画,风格偏重幽美,另一种是李白、杜甫等人主观化色彩鲜明的山水诗,偏重写雄奇的山水。这两类作品成就都很高,都能体现“盛唐气象”。
  王、孟的山水诗一向被视为正宗的山水诗,这是因为他们的作品对山水注重客观描写,不做主观化的改造。如孟浩然的“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宿建德江》)、“天边树若荠,江畔舟如月”(《秋登万山寄张五》)、“荷风送香气,竹露滴清响”(《夏日南亭怀辛大》)。特别是王维的山水诗,融画法入诗,注重景物描写的构图、光与色的处理和景物之间的辩证关系,更是增强了诗歌的写实性,如 《终南山》、《山居秋暝》 等。但王、孟的山水诗并非只是客观写实,而是在写实中透露出鲜明的时代气息和作家风神,也体现了“盛唐气象”。如孟浩然的 《夜归鹿门歌》:“山寺钟鸣昼已昏,渔梁渡头争渡喧。人随沙路向江村,余亦乘舟归鹿门。鹿门月照开烟树,忽到庞公栖隐处。岩扉松径长寂寥,惟有幽人夜来去。”虽然结尾写得有点寂寞,但一点不影响全诗对环境氛围的描写:“渔梁渡头争渡喧,人随沙路向江村。”这种热闹的景象,不正是时代和平生活的写照吗?“余亦乘舟归鹿门”,说明作者在和平时代过着一种宁静洒脱的生活:虽处在红尘,但一点不世俗;虽然是隐逸,但隐逸得一点不凄苦。这种个人的生活状态不也是“盛唐气象”的体现吗?王维的 《鸟鸣涧》 同样富有“盛唐气象”:“人闲桂花落,夜静春山空。月出惊山鸟,时鸣春涧中。”从现实的角度来看,鸟鸣涧是一个很小的角落,但诗人给我们创造的是一个阔大的境界。月亮出来了,它的光辉洒满整个山涧,但我们感觉月光照耀的不仅是这个安静的山涧——似乎整个天地都在安静地享受这月光的照耀。在某种程度上,鸟鸣涧是光辉灿烂而又和平宁静的盛唐时代的一个缩影。作者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欣赏这么美的春山,聆听着宇宙中美妙的声响,既说明他有淡泊宁静的心境,也说明他对眼前的一切景物是陶然的。这样光辉宁静的天地,这种自在自足的心境,可以视为“盛唐气象”的极好写照。
  与王、孟山水诗不同,李、杜的很多山水诗更重视抒情,不大重视对景物的客观描写,而是常常借山水以咏怀,本质上属于抒情诗。当然,王、孟的山水诗也表现主体精神,但其重点在对景物加以客观描写,而李、杜的山水诗不仅不重视写实,有时甚至对景物加以主观化改造,因而带有很强的主观化色彩。这种注重主体感情的抒发而不注重山水景物的客观描写,和正宗的山水诗有着明显的区别,因而在论及盛唐山水诗时,人们常常忘记了这类作品的山水诗属性,而把它们视为纯粹的抒情诗(至少是不视为正宗的山水诗)。但正如词以婉约为正宗,却不废豪放一宗,盛唐山水诗固然以王、孟的山水诗为正宗,但也存在李、杜等人写的另一种类型的山水诗。我们不能因为李、杜的山水诗不正宗,而忽视它们作为山水诗的巨大价值。
  相对于王、孟的山水诗多写优美宁静的自然风光,李、杜的山水诗多为壮美之作,喜欢写大自然中奇伟壮观的景象,更能体现“盛唐气象”。这在李白的山水诗中体现得至为明显,如 《蜀道难》、《梦游天姥吟留别》 等长篇歌行,甚至连七绝 《望庐山瀑布》 这样的短篇作品均是如此。李白笔下的天姥山何等高大:“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但据前人记载,天姥山不过一土丘而已,可见作者笔下的天姥山并非实写。《蜀道难》 的描写虽然有些现实的影子,但结合作者的生平来看,他未曾涉足过艰难的蜀道,相关的描写主要来自文献记载,以及作者天才的想象,绝非真正的实写。《望庐山瀑布》 的描写虽然是基于作者的亲身经历,但作者并没有满足于对景物做客观描写,特别是诗中最精彩的句子“疑是银河落九天”,带有李白这位“谪仙人”特有的气质——神奇的想象力和冲决一切束缚的力量。这些作品虽然不重视对山水的客观描写,但因其主观色彩鲜明,兼之李白这位谪仙人的精神性格与盛唐时代高度契合(在某种程度上,李白是最能体现“盛唐气象”的诗人),这就使得他那些主观色彩鲜明的山水诗常常被用来作为“盛唐气象”的绝佳注释。《将进酒》 虽然不是山水诗,但开头两句“君不见黄河之水天上来,奔流到海不复回”让我们感受到作者内心的汹涌澎湃。显然,诗中的黄河不是自然意义上的黄河,而是有作者的影子,甚至可以说是诗人豪迈不羁精神的象征,带有他这位谪仙人特有的气势和力量。李白笔下的很多山水都可以作如是观。比如 《蜀道难》 写蜀道的艰难险阻,人在这种景物面前难免产生畏惧甚至惊恐之感,但整首诗给人的感觉是一种惊心动魄的美。王安石在 《游褒禅山记》 中说:“世之奇伟、瑰怪、非常之观,常在于险远。”可见险和美往往连在一起,在特定情境中,崇高美是一种艰难的美,崇高感则是一种艰难的美感。李白能欣赏这种美,并且能表现这种美,在精神和艺术上无疑是有魄力的,这正是盛唐气象的根本所在。李白类似的诗还有不少,如 《横江词》 写长江的风浪:“人道横江好,侬道横江恶。一风三日吹倒山,白浪高于瓦官阁。”写的是风浪的险恶,却写出了如此壮观的局面,这与《蜀道难》 的惊心动魄同为时代雄伟的歌声。《西岳云台歌送丹丘子》:“西岳峥嵘何壮哉,黄河如丝天际来。黄河万里触山动,盘涡毂转秦地雷”、“巨灵咆哮擘两山,洪波喷箭射东海。三峰却立如欲摧,翠崖丹谷高掌开”,把华山、黄河描绘得气象万千,雄伟无比,同样创造了奇险与壮美交融的境界。杜甫也不乏这样的作品,如 《望岳》:“西岳崚嶒竦处尊,诸峰罗立如儿孙。安得仙人九节杖,拄到玉女洗头盆。车箱入谷无归路,箭栝通天有一门。稍待西风凉冷后,高寻白帝问真源。”《白帝城最高楼》:“峡坼云霾龙虎卧,江清日抱鼋鼍游。扶桑西枝对断石,弱水东影随长流。”对西岳(华山)、三峡等地景物的描写,同样的惊心动魄,也同样的壮美。至于杜甫笔下的洞庭湖:“吴楚东南坼,乾坤日夜浮”(《登岳阳楼》),和孟浩然笔下的洞庭湖一样浩瀚,让读者感受到“盛唐气象”的存在:“气蒸云梦泽,波撼岳阳城。”(《望洞庭湖赠张丞相》)总的来说,李、杜这类山水诗笔力雄壮,风格豪迈,有的在壮观的景象描写中体现了诗人对不平凡事物的欣赏与赞叹,有的则在人与自然的矛盾中凸显诗人的主体精神,体现了诗人对自然的抗拒与征服力量,但无论是就景物描写本身来看(神奇壮观),还是就描写所体现的诗人的精神力量而言,这些作品都是“盛唐气象”最好的诠释。
  当然,盛唐山水诗中有些作品介乎以上两类作品之间:从气象和气势来看,近乎李、杜的作风;但对景物注重客观描写,接近王、孟的做法。这类作品不少是描写边塞风光的,常常被归到边塞诗中,因而和盛唐边塞诗一样具有“盛唐气象”。如岑参的 《白雪歌送武判官归京》 对风雪世界的描写,带有很强的地域特征(西北地区),无疑具有写实性,但整首诗仍给人以壮美之感,特别是其中的名句“忽如一夜春风来,千树万树梨花开”,在风雪严寒中写出了一种盎然的春意,只有盛唐的诗人才能在这类景物中领略到它的美,也只有盛唐诗人才有这样的心胸、气魄克服大自然的艰险,并从中感受到一种壮美,这跟李白、杜甫描写蜀道、长江、黄河的艰险壮美近似,说明“盛唐气象”广泛存在于不同作家、不同类型的作品之中。另如王维的 《使至塞上》:“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既能对景物加以客观描写,又能写得那么壮美,与盛唐其他山水诗共同植根于时代土壤,带有那个时代特有的气象。

特别推荐:

特别推荐:诚邀高校学子,推广下列产品,每推广一个用户试用任意产品达三个月,奖励50元,凡成为VIP用户,将收到费用的10%奖励给您!

联系QQ:1431537992、2558318645,电话:010-62978088

供稿: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语音播报
 本版其他文章
· 永忆江湖归白发 欲回天地入扁舟——刘学锴先生访谈录 本文包含图片
· 九十年桃李盈门·忆芳华岁月
· 盛 唐 山 水 诗 与 ﹃ 盛 唐 气 象 ﹄
本版缩略图

 相关文章
 我有话说

验证码:点击更换图片  
 最新评论

 请您注意
· 经营许可证编号: 京B2-20050528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全国人大常委会关于维护互联网安全的决定》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其他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尊重网上道德,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各项有关法律法规
· 承担一切因您的行为而直接或间接导致的民事或刑事法律责任
· 阅读网新闻留言板管理人员有权保留或删除其管辖留言中的任意内容
· 您在阅读网留言板发表的作品,阅读网有权在网站内转载或引用
· 参与本留言即表明您已经阅读并接受上述条款